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乐观的悲观主义

大小腿同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外婆  

2015-11-16 15:45:22|  分类: 大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外婆今年多少岁了呢?80多了吧,好像比一般的外婆活得更久。她是属马的,推算推算有85岁了。对了前几日和妈妈视频,一大桌子的人围着吃饭,好像正是外婆的生日。

 

一个今天的文章推送是外婆,通常看到这类题目的文章都是在某人过世之后写的,满怀悼念之意,文章末尾总要表表心意:“如果他还在就好了”“可我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了”。并不是嘲讽,可我觉得如果我也等到外婆死后写上一篇什么表示怀念,那我就是混蛋。毕竟写出来那些“如果她还在”要做的事情,即使重来一遍我也不会这样做。

 

现在我很紧张,并不是为别的。是因为明天要交的两个报告,我两个都还没准备好,可就在这时候突然就想写下一些关于外婆的什么,我生怕现在不写下来晚上就忘了。心里想着容易,写成文章,不,只是写下文字都不易。我又想起明天要交的作文提纲,神烦,材料和结构都还没完成!无论如何先写下一点片段吧,脑子里浮过外婆的脸,的确瘦了很多,自从前两年那场胃出血住院以后。

 

在我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,外公去世了。我去参加他的葬礼,那时是我人生第一次参加一个人的葬礼,我犹记得外婆在外公灵柩前突然哭出来:“这么多人来看你了!”还有我小姨,戴着白花静静地在一边抹着眼泪。在我的印象中我妈妈是没有哭的,也没有像别的段子里的妈妈低头对我说妈妈没有爸爸了,她似乎只是保持忙碌运作,处理这个,处理那个。我自然也没有哭,我只是跟着穿上礼仪服的白衬衣,在灵前三鞠躬。我妈妈问我你记得外公吗,他以前天天背你上八楼,带你去飞机场看飞机,买了溜冰鞋教你溜冰。写到这里我鼻子是有点酸的,那时的也我乖乖地点点头说我记得,但其实我真的不记得了,就像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一样。我只能隐约根据这些描述在脑子里闪现一些图像,比如外公在我的小猪钱兜里塞钱,我趴在外公覆盖着白衬衫的背上。但这些是真的属于我的记忆,还是我根据别人的描述产生的“记忆”,我不知道。总之,不知是少不更事,还是我实在对外公感情不深,我在他葬礼上没有哭出来。

 

之所以说这些是因为我常在想,等到外婆葬礼的时候,我会怎样。如果是爸妈的葬礼,不用说,我一定是顶顶难过的。至于爷爷奶奶,我几年才回一次乡下,自然也难与他们有深厚感情,可是外婆呢?外婆对于我是很特殊的存在。我并不像很多小朋友说的我爱外婆,但她一路陪着我长大,不管是没有记忆的婴儿期还是青春叛逆期,她一直和我住在一起。对了,忘了提,外公并不和我们家同住,原因我也一知半解,但外婆,是实打实的一直和我住在一起。据她自己说,我是她一口一口喂大的,这我当然没有印象,但到小学四年级搬家前我还一直和她睡一张床这倒是真的。小学的时候她和小区一群老人在家里打牌,用牙签当筹码——她一直是个喜热闹的人,急切地需要有人和她说话,直到前几个月打算搬新家她还执拗地不肯,嫌新家太静,“没人和我说话!”但最终还是搬了,人老了不愿意去养老院,那就只好跟着子女,并没有选择的权利——初中时中午餐都是她给我做的,做得最多的是红萝卜饭和土豆饭,加一碗蛋汤。还有,自从有了自己主见后我常常对她不太满意,初中的时候嫌她很烦,整天催我去洗澡;高中时还是嫌她烦,一件无关紧要别人家的事要跟我说三遍;现在最嫌弃她的是她总是把我已经扔到垃圾桶里的东西又拿起来。不让她拿她就偷偷塞到自己房间里——她的房间我也是不常进的,常年有一股跌打酒的味道。初中比较叛逆的时候会跟她对吼几句,但总是吼不过她,爸妈回来还得受骂。自高中住校之后,我不太愿意和家里人吵架,自然对她种种行为也不太出声,有时候实在被说得烦了就出一句“行了行了”,或索性走进房间关门大吉。话又说回来,我不和她吵,总有人和她吵。从小到大,周六日的早上,叫醒我的总是我妈和外婆的吵架声。有道理的好像总是我妈,早些年外婆通常用“唔知唔知”来做结尾,后来时不时说“我要回乡下老家!”。近几年,或许是岁数也大了,总用“老人老了就是被你们嫌!没用了!”伴随着喘不上气的大哭结束。刚开始我爸还会拉住我妈,劝上几句,我自然是躲回房间,后来竟变成她们吵她们的,我们坐在同一张桌子上继续吃着早餐。就像电视那样,很久以前大家都围在电视旁边看,对着电视发表高论;到后来电视好像已经变成“只为出点儿声的玩意儿”了,里面说的什么没人在乎,大家开着电视各自做各自的。这听起来很无情,要知道我小时候被我妈打的时候第一个上来劝的总是外婆,她拿着摘下来的红花枝,洒上点水,一遍在我身上拍一边念叨着什么。而现在双方位置交换,我竟冷眼旁观!也许是像要吃饭这样常见的事了吧。不知道我爸是不是和我一样,我在心里其实是盼着她们吵架的,你看她们,你一句我一句,就像台上唱大戏似的,不亦乐乎呢!能吵架,说明她们都有那个精力,不像我和我爸,一个被学习搞得魂不知归处,一个被家务弄得精疲力尽,哪有她们那样的兴致去吵架呢!还记得外婆生病住院那段时间,家里倒是静悄悄的,外婆在医院呆着,妈妈一早得往医院跑,家里倒是没人能把我叫醒,一觉睡到大中午呢!现在她们又能吵起来了,心里反而有了一点安慰。别人问我你外婆身体可好呀?我说好着呢,吵架没人吵得过她!

 

说到钱,近几年外婆总跟我说,等你考上大学或等你结婚,我就把这个金手镯那个银项链给你,二十岁出头的我自然是不在乎这些的,也不再像小时候那样收下她给我的零花钱了。有时她托我在香港给她买罐药或是染发膏一类的东西,要给我钱,我也说不用不用,人民币用不了。现在想想不知道有没有让她老人家觉得伤心,还不如收下放我妈那儿呢。老人家,不仅要顾身体,也得注意她是不是开心不是?


絮絮叨叨讲了一大堆,一点结构也没有,一看又要上课了,可我还没开始准备呢,哭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